北京新闻频道

usdt不用实名买卖(www.caibao.it):中科院研究生被刺案委曲

来源:北京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1-01-18 浏览次数:

凭据媒体报道,2021年1月13日,中科院研究生被杀一案凶手周凯旋被执行死刑。《三联生涯周刊》此前报道,2019年8月30日上午,北京一中院一审公然宣判中科院研究生被杀案,以有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周凯旋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被告人周凯旋与被害人谢雕是高中同砚。2018年6月,周凯旋来到北京,与谢雕在外用饭时,用事先购置的尖刀猛刺谢雕胸、背等要害部位,导致其殒命。

本刊记者曾从他们中学相遇之际最先追索这起事宜,发现这起事宜里,双方并没有真正明确的恩怨与行为因果。或许,比起刷题、考试、升学,学生生涯与青春期,更主要的是心理健康与人格养成。

左为遇害者谢雕,右为凶手周凯旋

文 | 王海燕

远道而来的杀戮

历程很快,不到30秒,主要伤口有8处,左胸1处,背部4处,颈部3处,所有伤口都平整、滑腻,左胸口那一处深达胸腔,有肋骨骨折,这些伤口造成了遇害者心脏破碎,失血性休克,遇害者险些没能挣扎就迅速殒命了。

事情发生在2018年6月14日薄暮,若是要先容被害者的身份,应该是这样的:谢雕,1993年10月26日出生,重庆垫江县杠家镇杠家村人,中科院信工所计算机系2016级学生。他被自己的高中同砚周凯旋刺死。那时两小我私家在一家饭馆用饭,菜已经点了,三道,第一道刚刚上桌,两人还没动筷子,周凯旋就从右手边的书包里掏出了刀。

厥后周凯旋对警员说,在去饭馆的路上,他就把刀从刀鞘中抽出来了。中了第一刀后,谢雕捂着胸口起身,弯着腰踉踉跄跄向退却,眼睛盯着周凯旋的偏向,难以置信的样子。在那之前,谢雕刚刚拍了一张周凯旋的照片,发在两人配合所在的微信群,配字是“周凯旋来北京了”,周凯旋在底下回了个“可爱”的脸色。

饭馆里的人都听到了谢雕喊救命的声音,周凯旋厥后对警员说,谢雕的叫嚷让他“重生气了”,他冲上去补了后面几刀。有店里的主顾反映过来,举起一把椅子砸向周凯旋,周凯旋退却,在门边时,他双臂夹紧身体,握拳向上,随后举起双手,那是一串经常泛起在运动场上的庆祝胜利的手势。据媒体报道,有周凯旋的高中同砚记得,以前他上讲台解题,也会做出那样的手势。而周凯旋则说,他那时是想让周围人放心,他没有危险性了,他唯一的目的就是自己的高中同砚谢雕。

插画 | 老牛

随后,周凯旋跑出饭馆,右拐,在路上遇到一个小卖部阿姨。他告诉阿姨,后方发生了暴力事宜,他被打了。凭据他自己的说法,他请求阿姨报警后,随即翻过一堵围墙,蹲在了围墙下的杂草丛里。但小卖部雇主厥后回忆,周凯旋没有叫她报警,是她自己嘱咐老公报警的。

警员到了后趴在墙头,让周凯旋自己翻了出来。在派出所民警问话时,周凯旋显得惊恐不安,哭喊着自己的事情自己负担,不要牵连到他家人和喜欢的人。那是案发后周凯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猛烈的情绪外露。

谢雕的怙恃厥后从谢雕的同砚那里知道了行凶者的身份。他的母亲雷女士想起来,儿子高二时,有一次学校搞活动,曾带着周凯旋到家里的小卖店买东西,那时谢雕先容说,周凯旋学习稀奇好,父亲是先生,雷女士还留了小伙子用饭。她另一次听儿子提及周凯旋,是2016年寒假,那时谢雕大学即将结业,和高中同砚聚完会回家,他告诉母亲,自己曾带回家吃过饭的周凯旋厥后复读了一次,上大学打游戏,挂科了,失去了保研资格,蛮惋惜。

刚刚想起周凯旋的时刻,雷女士还不知道,在周凯旋自己叙述的版本中,2016年假期的那次同砚聚会是他凶杀的缘故原由。周凯旋在看守所一共接受了9次警方讯问,他说那次同砚聚会时,人人一起玩了“狼人杀”。玩游戏时他情绪失控,哭着讲述,自己的叔叔做生意失败,姑姑赌钱,都亏了大笔钱,屋子车子卖了,他忧郁叔叔和姑姑会找自己家乞贷。他说,讲述之后,他遭到了谢雕长达数小时的唾骂,最后,是其他同砚将他送回了家。

谢雕的许多同伙都记得那次聚会,准确一点说,那是一次卧室聚会。高三时,周凯旋、谢雕和另外7个同砚住统一间卧室,他们所在的班级是垫江中学理科实验班,卧室里人人学习都很好。谢雕是卧室长,在高中结业后,9小我私家拉了一个微信群,名字叫“好好学习”,到事发前一直都很活跃,还保持着每次放假聚会的传统。2016年那一次,9小我私家先在高中操场上学综艺节目撕名牌的游戏,然后在一个饭馆包间用饭,饭后就玩起了“狼人杀”。

我采访过两人的数名同砚,但他们对周凯旋讲述的争吵毫无印象,只有李玄在案发后才回忆起,玩“狼人杀”的时刻,谢雕和周凯旋简直是挨着坐的,中心有一小段时间,两人在单独交流。李玄模糊记得谢雕似乎讥讽了周凯旋几句,但那也很常见,他们卧室里其他人相互之间也经常开顽笑,相互挤兑。但那天周凯旋发火了,跟谢雕吵了起来,甚至站了起来,其他人赶快将两人劝开,游戏继续。李玄记得,周凯旋厥后还退出了微信群,虽然很快又被拉了回去,但他再也没有参加过卧室的聚会。

经心准备

从2016年难以说清的争吵,到2018年的凶杀,中心的逻辑联系着实难以确立。根据周凯旋接受警方讯问的说法,那次冲突迅速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应激障碍。但厥后接受司法心理鉴准时,他又称,那时被同砚送回家后,他并没有在意这件事,直到从2017年最先,他突然最先天天不停地想到谢雕唾骂自己的事情,事情、走路、玩游戏、看电视都在想,似乎闻声对方在骂自己一样。他嫌疑自己对2016年的某些主要事情失去了影象。

为什么选择2018年6月,根据周凯旋的说法,自己受到了新的刺激。事情发生在2018年5月31日。周凯旋说,当天他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可乐的图片,谢雕回复:“炫富,愤恨,提刀砍你,三行情书送给你。”周凯旋说这几行字让他惊恐不安,他以为自己和谢雕之间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境界。

厥后有同砚向我提供了那一整天的微信群谈天纪录,那一段纪录的现实情形是,有两小我私家在聊小龙虾,周凯旋插入话题,说“我什么样的可乐没有喝过”,其他人接着聊小龙虾,之后谢雕才突然泛起,回复了上述语言,又再次消逝。看起来,那几句话更像是与小龙虾话题有关,而非周凯旋的可乐话题。

但周凯旋似乎真的被什么东西困扰住了。10天事后的6月9号,他问自己的高中室友高辉“是否记得自己和谢雕之间的事”,高辉反问“什么事”,周凯旋没说,接了句:“好,你们几个都勾通好了。”高辉一脸蒙,反而被激起了兴趣,想问个事实,但周凯旋嘻嘻哈哈把话题岔过去了,一直聊游戏,高辉始终问不出来,就放弃了。他随后去问了另外一个室友,是否知道周凯旋在说什么,谁人同砚告诉他,周凯旋那时考公务员失败,很郁闷,喝了酒说胡话,嘱咐高辉不要再去问了,让他好好休息。

高辉说,直到那时,他依然把周凯旋当成好同伙,若是有事一定会协助。他说他对周凯旋的情绪来自对高中卧室这个小团体的珍视,甚至在整个大学时代,他都一直把谁人群和家庭群一样,在谈天页面做了置顶。他那时刻以为,虽然已经天南海北,但他们曾配合拥有那么难得的少年友谊,他希望这种友谊能永远延续下去。

除了求证室友,周凯旋还向同班一个女孩子求证过。那是一个他喜欢过的女孩子,虽然表明被明确拒绝了,但两人另有来往。周凯旋问谁人女孩子,有没有听说过谢雕要害他的事,谁人女孩子新鲜地问他:“没听过,害你干吗?”周凯旋讲了两人2016年的争吵,女孩抚慰周凯旋,一定是他误会了,但周凯旋坚持说,谢雕骂了他几个小时,自己还失忆了。

那时,他们都不知道,周凯旋已经把杀戮谢雕的事纳入了放置。他对自己的母亲说要出门散散心,随后2018年6月10日一早就乘坐高铁赶往北京。在路上时,他从网上下单了一把户外匕首,送货地址是他预订的旅馆。旅馆在中科院玉泉路校区四周,100多元一晚,到达后,他发了旅馆照片给一个同伙,说没有空调,但后面有卖萌的脸色,有种出门旅行的放松与雀跃。

周凯旋上一次来北京是2017年做项目,那时他在北京待了两三个月,厥后他对同伙提及,甲方是“央企,北京三环写字楼 写字楼辣(那)么高,跟我无缘,掂一掂自己的分量对照主要”。他提到,第一次来北京没怎么逛,这一次要抓紧时间好好逛一下。厥后他告诉警员,自己坐着地铁,去了国家博物馆、军事博物馆、北京动物园、美术馆 他说自己知道,犯案后被公安机关抓获,就活不了了。由于这个缘故原由,在去北京的头三天,他一直没有联系谢雕。

那时他知叩谢雕在北京,但并不知道具体位置。他一最先没有设计约谢雕,而是用了一点“旁门左道”。凭据警方在他手机中恢复的纪录,2018年6月13日破晓,他用QQ小号在网上找了一个黑客,询问对方是否可以通过QQ定位到号主的具体位置。在谁人QQ上,他谎称自己是一个女孩子,闺密被劈腿了,哭得很伤心,他要教训一下出轨者,也就是谢雕。还问是否能够破解对方的苹果账号,若是能的话,他可以付3000元待遇,甚至更多。

周凯旋向黑客询问的时间是2018年6月13日破晓2点,黑客厥后回复说需要琢磨一下,13号中午,他频频问对方,希望若何,未得回复。

他看起来有些等不及了,于是改变计谋,直接在微信上找了谢雕,说自己找到一份新事情,过两天到北京培训。谢雕回复,马上就是端午假期了,自己要和女同伙去北戴河玩,不知道回来后周凯旋还在不在北京,在的话请他用饭。这显然打乱了周凯旋的设计,他随即改口,说自己已经在北京了,是提前过来的,横竖公司报销,谢雕回覆说,那6月14日晚上可以请他用饭。

谁人时刻,周凯旋才意识到自己搞错地方了,谢雕并不在中科院玉泉路校区,而是十几公里以外的门头沟。他随即换了一家西单四周的旅馆,想约请谢雕去那四周用饭。他厥后告诉警员,选择西单,是由于那四周恰好有一家味千拉面,他很喜欢吃,他想吃完再着手。

但他没能如愿,由于那时谢雕说忙,不一定有时间。14号上午,谢雕自动询问周凯旋,想把两人的聚餐改到18号,周凯旋似乎也不想拖下去了,不再纠结于味千拉面,而是马上应承,说自己可以去谢雕所在的地方找他,顺便走走他学习的地方。

厥后在讯问中,周凯旋告诉警方,他那时感应谢雕不太愿意和他用饭,有推托的意思。也许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原由,虽然谢雕说自己14号晚上另有学术报告,校区又太远,频频提议将用饭改到18号,但都被周凯旋拒绝了。他看起来迫切地想要实行设计。当天下昼,他踏上了去面见谢雕的公交。

失踪的尖子生

,

币游国际官网

欢迎进入币游官网(币游国际官网),币游官网:www.9cx.net开放币游网址访问、币游会员注册、币游代理申请、币游电脑客户端、币游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2018年6月19号,案发后第六天,周凯旋的母亲吴丽萍找到警方,称自己的儿子有神经病。她提供的线索是,2014年4月27日,那时周凯旋在西安交通大学读大一时,她曾带儿子去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隶属医院精神科看过病。她厥后提供了病例和就诊时的录音,凭据那时的就诊资料和就诊医生证言,周凯旋诊断为“存在不稳固可疑妄想”。

根据医生的说法,那时周凯旋的情形属于精神类疾病的范围,但不足以发生太严重的影响。医生给周凯旋开了药,建议每三周前往复诊一次。在吴丽萍提供的录音中,那时医生还建议住院,但吴丽萍说,孩子马上要期末考试了,无法住院。周凯旋说,医生开的药他一次也没吃过,由于他在网上查了,这类药物有副作用。

吴丽萍对警方说,周凯旋厥后的情形反频频复,2016年那次聚会回家后,周凯旋就埋怨过,说谢雕要害他,但她以为周凯旋一直疑神疑鬼,劝了几句,也没太放在心上。她还说,自己和丈夫也想带周凯旋去看病,但周凯旋不认可有病,她作为家长也没办法。

在看守所时代,周凯旋并不以为自己需要做精神判定,但他怙恃照样帮他申请了。2019年年头,周凯旋的精神判定完成,效果“被诊断为神经症,但实行违法时无神经病性症状导致的识别、控制能力障碍,评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”。周凯旋的精神判定完成后,今年4月份左右,周凯旋通过中心人找过谢雕怙恃,提出民事赔偿,但谢雕的怙恃拒绝了。

除了周凯旋的怙恃,他的中学同砚中,没人知道他真实的精神状态,他们对他的主要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期。那时刻的周凯旋是学霸,就读学校是当地县城里最好的高中。从入学之初,周凯旋的成就在年级就属于前几名,垫江中学并不是每年都有人考上清华北大,但每一届总会有几个学生由于学习稳固地拔尖,会被所有人心照不宣视为能冲上清华北大的苗子。周凯旋就是那样的苗子。有同砚记得,高考前的模拟考试中,周凯旋考出过670多的高分。

但在2012年的第一次高考中,周凯旋施展失常,他记得是640多分,他母亲记得更清晰,是632分,最终周凯旋上了四川大学,读金融。纵然这个失利的高考成就,在他和谢雕配合所在的卧室里,也是最好的。周凯旋的父亲在当地一所中学教书,母亲早年从供销社下岗后,在当地一家民营企业事情,周凯旋的远房亲戚说,周凯旋的高考成就在家族中也算很不错的,和当地的许多人家一样,他怙恃还为他举办了排场热闹的升学宴。

第一年入学川大时,周凯旋进校时想要报吴玉章学院,那是川大内部的创新人才设计,入院学生有更多保研和出国深造的机遇。周凯旋的母亲说,周凯旋的申请没有乐成,缘故原由是心理测试不过关。随后,不到两个月,周凯旋申请退学,回到重庆复读,复读学校是重庆市名校巴蜀中学。

凭据周凯旋自己的回忆,第二年他的高考成就照样640分左右,但他母亲记得清晰,实在比第一年还少了5分,627。这一次,他选择了西安交通大学的质料工程系,就读于钱学森班级,这个班级里的学生都是学院里高考成就最拔尖的一批,结业后可以直接保研。

周凯旋的母亲记得,大一大二周凯旋还拿过一两次奖学金。但大二事后,周凯旋从钱学森班级转到了通俗班级,他大学时的同伙安宁记得,那时她问过周凯旋,为什么转班,周凯旋说自己挂了三门课。根据时间线,2016年寒假时,正是周凯旋转去通俗班级的第一学期,他的高中同砚们都知道他失去了保研资格。但转了班级,周凯旋的状态并没有一落到底,跟周凯旋有过接触的一名教务先生告诉我,转到通俗班级后,周凯旋学习还可以,结业时被抽到学院去举行公然答辩,最终得了良,算不错的成就。

周凯旋就读的质料专业并不是就业热门,大多数人会选择读研,本科结业的人很难找到对口事情,纵然找到了,也是边缘岗位,人为不高。周凯旋找的是江苏一家软件公司,岗位是项目实现,就是写代码的程序员,跟他的专业完全不相关,但事情自己要求不高,经由简朴培训就能上岗,人为税后8000元一月,在应届生中算不错的了。

那是一家以做报表见长的乙方公司,周凯旋那时的同事林一方和他一起做过好几个项目,他记得周凯旋有点内向,挺随和,天天会早早起床,花挺长的时间打理自己,再慢悠悠吃个早饭,也打游戏,但和其他人一样,下班后玩一会儿就睡觉。

若是非要回忆有什么不对头,那就是周凯旋总给林一方一种精神不足的感受,那时他们做项目两人一组,林一方算项目经理,天天都要给周凯旋布置任务,推着他完成事情,周凯旋很配合,但事情的质量不太好,林一方形容是“下个月就要去职了”的那种搪塞。

周凯旋显然对自己的事情远景不满意,林一方则说,谁人岗位属于外包的程序员,提升天花板简直很低,做到头就是区域经理,照样管着人人做项目,公司的去职率很高,人人普遍的心态是,希望被待遇优厚的甲方或者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挖走,成为真正的工程师。

由于要到差别的甲方公司做项目,那半年多,周凯旋一直在不停出差,差别的人都听到过他对这种漂流生涯的埋怨。这一年,也就是周凯旋自称的,脑海中最先不停浮现谢雕诅咒他场景的一年。2018年年头,周凯旋从这家公司告退,告退时他还在找其他的互联网事情,但重心已经偏离到了准备回到重庆考公务员。在那段时间他和大学同砚安宁的谈天中能看出,他对生涯呈现出伟大的失望。

他对安宁说,以前的事情技术跳槽到大公司很难,他原以为自己能遇上互联网这一波,没想到落伍太远,还提到最火的人工智能基本都要外洋学历,有的家庭从十几年前就看好互联网,将孩子送往那里生长了。他最后的结论是,不如退而求其次,做个稳固的公务员。看起来,他对大都会的生涯依然充满眷恋,他对安宁说,自己准备考重庆区县的公务员,要告辞写字楼和都会了,有点舍不得。

在2018年的整个上半年,周凯旋在和安宁的谈天中,都充满了埋怨、叹伤、无能为力、放弃感,安宁偶然劝说,但从来得不到任何正面反馈。安宁说,某种程度上,她倒是能明白周凯旋,在西安交大时,她一最先就读的是硕士班,和钱学森班一样,也可以直接保研,但厥后由于不想继续读研,她自动从谁人班级转了出来,结业后,她回老家找了一份公务员的事情。

她和周凯旋大学以前的修业履历相似,事情以后,她逐渐体会到,虽然在中学时代,他们这样的尖子生曾被给予了光耀的期许,但真正进入更大的天下后,他们才会发现,他们会被淹没,会变得通俗,会绝不起眼,会成为流水线上无足轻重的一环。未来基本不是他们曾被许诺的那样子。

反偏向的人生

像是运气随意的点拨,周凯旋求之不得想进入的互联网行业,谢雕进入了。和大多数的高中生一样,高考后,垫江中学的学生们对专业都毫无头绪,都是比照分数填报能录取自己的最好学校。周凯旋和谢雕所在的实验班里,许多人都选择了医学,那是周凯旋眼里有机遇进入中产,但也会压力伟大的行业。

高考时,谢雕的分数是570多,他选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,跟周凯旋第二次高考后就读的学校在统一座都会。以是第二年周凯旋入学时,他还带着女同伙去看过谢雕。谢雕的怙恃告诉我,他们对孩子上学的事一无所知,选学校和专业都是谢雕自己完成的,由于家庭条件欠好,他还给自己办理了助学贷款,在学校里经常做兼职,只管不找家人启齿拿钱。

谢雕的父亲记得,谢雕本科结业时曾对他说过,班上有同砚找事情,拿到了跨越20万元的年薪,但谢雕自己照样想考研,以后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就。随后他考上了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的研究生,导师是一位刚刚从外洋回来的年轻西席,谢雕是他的第一个学生,谢雕曾说过,自己的导师很好,像哥哥一样。

在高中室友高辉看来,从他考上研究生的那一刻起,所有人都知道,他会是全卧室所有人当中最有前程的。谢雕从未特意在卧室群里提到自己的前途,但高辉说,任何关注社会生长,对互联网行业有基本判断的人,应该都能注意到这一点。况且,除了行业选择准确,学业越来越优异外,谢雕照样一个性格很好的人,爽朗、活跃,跟谁都能玩到一起,他记得高考时人人去体检,谢雕可以迅速和医生打成一片,几年后依然保持联络,甚至成了同伙。

和周凯旋对都市的眷恋一样,谢雕的同伙李树记得,谢雕也一直希望来到北京这样的大都会,因此考研究生时选择的是北京的学校,在研究生二年级时,他已经最先寻找能够留在北京的事情机遇。

和周凯旋差别,谢雕的这个梦想有很大的实现概率。同伙们都知道,他有一个来往多年的女友,是北京本地人。李树记得,2018年年头,谢雕已经去见过女同伙怙恃了,还说两位家长挺喜欢他,结业后他可能会很快娶亲安家。

和众人眼中的一帆风顺,步步高升差别,谢雕的北京生涯实在并不完善,他的小专业同样是被调剂的。他在学业很吃力,很羡慕那些可以发优异论文的偕行。他买新的手机需要在网上分期付款。但和周凯旋相比,他显得乐观努力,他在微博上分享旅行、摄影、美食这些一样平常美妙。高辉能感应,谢雕和人人的联系正在逐渐变少,“他显然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天下”。

而对周凯旋,高中室友感受到的是玄妙的反向转变。读高中时,周凯旋就有些特立独行,不喜欢的人不怎么搭理,但上大学后,高辉发现,他更敏感了,好比有人夸奖他,周凯旋总是很嫌疑的样子,反问“是吗”。在群里有人开顽笑,若是涉及周凯旋,高辉会自动协助打圆场。虽然周凯旋从来没有明确表现出什么敌意,但高辉对他有一种新鲜的不安,总是隐约畏惧冒犯他。

很难确认,周凯旋到底是由于什么缘故原由将谢雕锁定为目的的。在2018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,很少与谢雕私人谈天的周凯旋找到谢雕,说羡慕谢雕能靠颜值找到家庭靠山那么好的女同伙,随后还聊到谢雕是不是可以容易去大公司,找要求最高的算法岗位,谢雕默认后,建议周凯旋找产物岗位,也能进入不错的平台,周凯旋未置可否。

在事发前约谢雕用饭时,周凯旋曾几回询问,谢雕是不是和女同伙在一起,要不要三小我私家一起用饭,没人知道,若是那时谢雕带着小艾一起接待了他,会是什么场景。纵然知道周凯旋上大学后有诸多不顺,但高中同砚险些没有得到过周凯旋请求辅助的信号。

大学同砚安宁或许得到过,那是2018年4月的一天,周凯旋突然在微信上对安宁说,以为自己人际来往能力很差,情商为负,问安宁怎么看。安宁说“我以为你是个智障”,周凯旋接话“恐怖呀恐怖”。在两小我私家嘻嘻哈哈的相互挤兑中,这个话题悄无声息地滑过去了。

那段时间周凯旋还几回提及要去安宁事情的地方看她,但安宁都拒绝了,她说那时她的状态也异常不稳固,极端抗拒见人。安宁不知道,周凯旋身边是否有可以相同的人。事发后,周凯旋妈妈曾找到过安宁,想要聊一聊。安宁记得,她那时试图向对方表达一些周凯旋的心理问题,但周凯旋的妈妈毫无反映,似乎也不关心,她发现对方只想获得周凯旋有神经病的证据,那次相同让安宁很不舒适。

在和安宁谈天时,周凯旋曾和她提及,今后就要成为一个望到人生终点的底层公务员了。他看来很笃定,有妥协和安于运气的意味。但这个退路现实来自想象,公务员考试的难度比他想象大得多。2018年5月29日,重庆市公务员考试笔试成就宣布,周凯旋落榜了。

也就是在那之后的第3天,他以为谢雕在微信群里有意刺激他,想害他。他或许挣扎过。同样在那几天,他在重庆的一家软件公司找了份事情,做数据库治理。但这份事情月薪只有5000元,比他在江苏的第一份事情还低了整整3000元。这份事情,他只干了几天就辞了。随后,他去到北京完成了自己的刺杀谢雕的设计。

2019年5月24日,周凯旋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公然庭审。在这场事关他运气了局的审讯中,有一小会儿,他甚至有些心不在焉,支着手肘入迷,法官不得不频频提醒他,“你认真点儿”“认真听”。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审讯靠近尾声时,法官问他,另有什么想要陈述的,周凯旋的回覆是,“请求判处死刑立刻执行”,声音镇静沉稳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